风语者

欢迎来到风语者 网站地图 sitemap
风语者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lendersfund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魔兽世界怀旧服
风语者魔兽世界怀旧服
2021/03/30 来源:风语者
    这一刻,瑞卡莉终于为她的“不长记性”付出了代价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金南星是摸不透的,既然如此的话,得多试探试探,找到对方的边界在哪里,也可以为接下来的行动提前做出一些打算和布置。

    但是精通心理学的瑞卡莉没想到,金南星竟然一下子看破了她的真实目的,并且毫不留情的拆穿了。

    瑞卡莉本身并没有因为这种试探而承受什么代价,而这代价,则是全部由雷克希贝卡所承受了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雷克希贝卡被从车子摔下来,那张帅气的脸和泥土里的石块边缘摩擦,出现了道道血痕,使得他在面目扭曲的同时又流露出来一股狰狞的意味来。

    “瑞卡莉,你这个臭婊子,你不能管好你的嘴巴吗?你看看我都被你害成什么样子了!”雷克希贝卡气的大叫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仍旧是一丝也不挂,手和脚都被铐着,如果这样被丢在荒野里面,即便不会被喂野狗,也会被活活渴死饿死,当然,也可能被人给捡走,那样的话,这个光着屁股的男人究竟会遭到什么样的后果,可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雷克希贝卡的心里面,可谓是恨极了自己的姐姐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瑞卡莉,他之前腿不会被生生的插一刀,而现在也不会被丢下来喂野狗!

    “瑞卡莉,你这个臭婊子,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的话!如果不是你,我怎么可能落到这样的境地里面!”雷克希贝卡趴在地,气急败坏的大吼着。

    只是,在吼这些话的时候,他完全没意识到,他的姐姐完全是因为来救他,才会被金南星抓住的。

    好心当成驴肝肺,狗咬吕洞宾,不外如此吧。

    毕竟,瑞卡莉在试探金南星的时候,也没想到后者会拿雷克希贝卡出气的,而且用的还是如此直接的方式。

    金南星笑了笑,也不吭声,这么看着瑞卡莉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似乎已经形成了实质性的压力,让后者感觉到身体有些紧绷。

    瑞卡莉一贯擅长布局,擅长把任何人都变成她的棋子,可是现在,由于苏锐顺手挖出来的那个坑,情况变得和她设想完全不一样了这个金南星让她完全看不透,接下来的局势也理不清,甚至自身的安危都成了严重的问题!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,我希望你不要这样想。”瑞卡莉看向了雷克希贝卡,“很抱歉,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说废话了,瑞卡莉,你他妈的快点给金校求情!让这帮恐怖分子抓紧放了我们!”这雷克希贝卡明显是想要讨好金南星,直接喊出了“金校”,但是接下来的一句话又失言了,“恐怖分子”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金南星嘲讽的笑了笑,纠正了雷克希贝卡的说法:“金校,这没错,但是我们不是恐怖分子,而是圣战英雄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圣战英雄,瑞卡莉,你听到了吗,快点求这些圣战英雄们放了我们!”雷克希贝卡说着,又纠正了自己的说法:“如果他们不愿意放人的话,那么先放了我也是可以的!你留在这里当人质,我先回去把这里的事情告诉老爸!”

    听了这句话,瑞卡莉气的脸都白了,薄薄的嘴唇之已经没有了多少血色了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亲弟弟,不仅擅长拖后腿,还擅长甩锅,可真特么的极品啊!

    瑞卡莉看着金南星,沉声说道:“你不能这样,我们还可以好好的谈一谈……关于雷克希贝卡……”

    “瑞卡莉,你给我闭嘴,你刚刚都差点把我给害死了好不好!”雷克希贝卡先是对瑞卡莉吼了一句,然后立刻对金南星谄媚的说道,“金校,你觉得我刚刚的提议合适吗?我先回欧洲,然后我会带一大笔钱来赎回瑞卡莉,我保证,绝对是一大笔。”

    他在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,还特地加重了语气!

    “哦?你的这个提议,我很感兴趣呢。”金南星微微一笑,说道。

    瑞卡莉气的都要呼吸不畅了,胸膛大幅度的起伏着,几个恐怖分子不禁盯着猛看,金南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,低吼了一声:“注意警戒,不该看的不要乱看!”

    于是,那些恐怖分子立刻转过脸去,当做什么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瑞卡莉是真的要被这弟弟给气疯了!

    自己万里迢迢的赶到非洲来救他,甚至因此而被恐怖分子控制住,人身安全都成了严重的问题,可是他呢?竟然还把这一切都怪罪到她这个当姐姐的头来!换做是谁也忍不了啊!

    此时的金南星明显有点隔岸观火甚至是幸灾乐祸的意思在其。

    他和瑞卡莉可算不什么合作伙伴,而且这个女人确实是较有心机,此时他也乐得看到对方吃瘪。

    尤其是,这个“瘪”还是雷克希贝卡主动送给他姐姐的。

    “瑞卡莉,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是我们两个一起耗在这里,要么是你让我一个人回去,很明显,第二个选择要更合适一些!”雷克希贝卡现在的头脑还算较清醒,还能想出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。

    “你是蠢货吗?雷克希贝卡,你的脑子是不是已经彻底的坏掉了?在这谈判的关键时刻,你觉得统一阵线会把你放回去?再者说了,他们的手里面还有着你虐杀黑人劳工的视频呢!如果这视频公开出来,算是你跑到利牛斯山躲起来,也一样会被家族除掉的!到那个时候,没有人能够庇护你!你给我冷静点!”

    说着,瑞卡莉实在是气不过,走到了雷克希贝卡的面前,狠狠的踢了他几脚,疼的后者又喊又骂。

    金南星并不着急离开,而是微笑着点燃了一支烟,说道:“真是姐弟情深啊。”

    “瑞卡莉,你有完没完,我告诉你,你是想要拉着我和你一起陷进泥潭里面去!”雷克希贝卡骂着骂着,猛然一个翻滚,瑞卡莉距离太近,没能躲开,竟然直接被撞倒在地了!

    雷克希贝卡看来是真的被刺激到了,直接翻到了自己姐姐的身,开始用下巴狠狠撞着瑞卡莉的脸!

    他的双手双脚都被铐住了,只能用下巴来进行攻击!

    这货简直是要疯了!

    “你这个混蛋!”瑞卡莉的鼻梁骨被弟弟的脑门给狠狠的撞了一下,眼泪鼻涕立刻糊了一脸,心恼火无,她的双腿用力,把雷克希贝卡给踢到了一边,随后翻身骑在他的身,左右开弓,噼里啪啦的开始扇着雷克希贝卡的耳光!

    瑞卡莉也没留手,啪啪啪的扇了雷克希贝卡百下,直到后者的脸都肿成了猪头才堪堪停下,而她的左右手也都扇肿了。

    “混蛋……”瑞卡莉的体力消耗不少,那件黑色的恤都快要被汗水给湿透了,她从雷克希贝卡的身爬下来,不顾形象的坐在地,深深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瑞卡莉从口袋里面掏出纸巾,擦着眼泪和鼻涕,她的鼻梁骨已经很明显的肿起来了,一阵阵酸痛感不断袭来,着实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而雷克希贝卡几乎已经被抽懵了,躺在地,眼睛肿的也只剩下一条缝了,也不知道有没有晕过去。

    算是这次姐弟二人能够同时逃出生天,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可能回到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韦廷家族所培养出来的精英,我真是替捏们这个家族感觉到悲哀啊。”金南星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办法。”瑞卡莉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事实证明,我父亲对他的教育是完全失败的。”

    金南星嘲讽的笑了笑,这时候,他的那一支烟已经快要抽完了,于是便走到了雷克希贝卡的面前,蹲了下来,随手把烟头在他的胸膛之摁灭了。

    嗞……

    一丝细小的声音传来,被烟头一烫,那一小块皮肉立刻被烧焦了,被抽的晕晕乎乎的雷克希贝卡也立刻清醒了过来,忍不住的痛叫出声!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,有这么一个不成器的弟弟,活在人世间,简直是浪费珍贵的粮食。”金南星一巴掌把雷克希贝卡给打晕过去,随后对瑞卡莉说道:“你说,我如果跟博斯开价的话,他会愿意出多少钱换回雷克希贝卡呢?”

    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几乎已经凑到了瑞卡莉的耳边,从嘴里呼出的气体轻轻的打在瑞卡莉的耳朵和侧脸。

    这若是换做在别的地方,应该还挺撩人的,可是,现在瑞卡莉却情不自禁的开始打冷颤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瑞卡莉努力调整了一下心情,随后说道:“我可以把号码给你,你主动联系一下我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我从你的父亲手里敲出一大笔钱来?”金南星问道,同时,他伸出了一根手指,在缠绕着瑞卡莉的一缕秀发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和他之间的事情,和我没有关系,我父亲的钱,又不是我的钱。”瑞卡莉还在深呼吸着,说道,“而且,我觉得,我这个好弟弟是该好好的管教管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并不是那么爱钱的人,而且,你还在试探我。”金南星冷笑道,“如果我和你的父亲联系了,那么我的位置极有可能会暴露,以你们家的财力,调集雇佣兵来围攻我绝对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,所以……你又自作聪明了,漂亮小妞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出手来,勾住了瑞卡莉的下巴,随后,音量陡然提高了八度,吼道:“把雷克希贝卡给我弄醒!让韦廷家族的人感受一下这世界的残酷!”

    看着金南星那瞬间变得狰狞的模样,瑞卡莉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哆嗦,她不知道这金南星到底要干什么,但是心底却涌出了一股极为不妙的预感!

    /bk

      <code id='e2107'></code><style id='be275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f7750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73595'><center id='c3285'><tfoot id='507ee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4d4ab'><dir id='0d1c2'><tfoot id='8402e'></tfoot><noframes id='96ab3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73930'><strike id='d6a82'><sup id='1cbeb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3bcfc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b88cb'><label id='bd7e4'><select id='819e2'><dt id='4f3bb'><span id='95acf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c1a66'></u>
          <i id='92a35'><strike id='34267'><tt id='8499d'><pre id='4a4ed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dcd61'></code><style id='422c9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ad65c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b78b8'><center id='a03b8'><tfoot id='61de6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075aa'><dir id='13bc5'><tfoot id='5b11f'></tfoot><noframes id='408d5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57fd1'><strike id='c482c'><sup id='df8dd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68288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fc096'><label id='6fe6a'><select id='46197'><dt id='11899'><span id='13349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796f1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d19cd'><strike id='b6b95'><tt id='ae481'><pre id='bffa1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fadcb'></code><style id='57235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6fbdb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8f243'><center id='b897b'><tfoot id='c1d0d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df163'><dir id='906d5'><tfoot id='12590'></tfoot><noframes id='6c36f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c247c'><strike id='622c3'><sup id='ae50f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69b8f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aea4a'><label id='12dcc'><select id='1a799'><dt id='cc32f'><span id='7f19e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050cf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41a4c'><strike id='03a82'><tt id='3f074'><pre id='c31e8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