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语者

欢迎来到风语者 网站地图 sitemap
风语者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lendersfund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魔兽世界怀旧服
风语者魔兽世界怀旧服
2021/03/30 来源:风语者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窗外还是黑漆漆的一片。

    徐招旸迷迷糊糊地睁开被眼屎糊住的眼睛,侧头眯着眼看了看床头的闹钟。

    6:33。

    还有7分钟闹铃才会响,他有点不想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,能赖7分就赖7分钟。

    昨晚为了完成演员培训班的作业,他和柳芃飞练习到了凌晨1点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白天要混迹于各个片场,抓住一切可以演戏的机会,哪怕是演尸体、演背景墙,那也得抓住。

    一天下来,吃也吃不好,也没什么时间休息,累得只想往床上一躺装死狗。

    可是不行。

    如果想当一辈子群演,那自然无所谓。

    可他和柳芃飞虽然只是两个普普通通的群演,却都希望能成为真正的演员,能演几部好作品,能赚点钱回家买房娶媳妇,这个时候再困难只能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在别的群演吃完饭,喝点劣质小酒往床上一板的时候,他们还得咬紧牙关,拿出从牙缝里省出来的积蓄去上表演课。

    即使看不到曙光,也只能咬牙坚持。

    咬牙还坚持不住?

    那就把牙龈咬出血,把牙齿咬碎,总能坚持下来的!

    每当累了,犯困的时候,他们都会开着玩笑激励对方:“生前何必久睡,死后终会长眠”,“死了没?没死?还有半口气?那继续,没死就不准停”。

    徐招旸又侧头看了看闹钟。6:35。

    “起床了,老柳!”徐招旸对着上铺喊了一声,自己先慢吞吞地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是磨蹭,而是听说早上起床起得太急,容易中风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生活不规律、营养不均衡的人,特别容易中招。

    空气中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臭味。

    并非他和柳芃飞太懒。更新最快 手机端::

    其实他们都是勤快的人,柳芃飞甚至有点轻微洁癖,平时在房间里稍微有点空闲就会拿条抹布这里擦擦,那里抹抹。

    但是当一天里的每一分钟都恨不得过成2分钟时,些许不整洁,也只能忍耐了。

    当群演,有时候泥淖里躺半天,又时候烈阳底下晒半天,哪有那么安逸,身上又脏又臭才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这几天都太忙,根本没时间清洗衣物。

    等忙完这几天,一定要找时间好好搞个大扫除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,机械地洗漱,长长美美地放完水,徐招旸走出来看了看时间,已经6:39了。

    花了4分钟穿衣洗漱,效率太低了。

    这时柳芃飞也穿好衣服爬下床了,看他那视线没有焦距的样子,徐招旸就知道,他还没睡醒呢,这时候处于“梦游”状态。

    柳芃飞去洗漱的时间,徐招旸坐在自己的床铺上,按掉刚开始响铃的闹钟,拿出袖珍英文单词速记本,大声地读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大家都说,你这年纪了,学英语有什么用,难道还想以后得奖了去国外电影节用英语说获奖感言?

    对这样不带恶意的玩笑,徐招旸只是一笑了之。

    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学英语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但懂一点英语,总比不懂要好吧。

    说不定会突然有一个小角色,需要会讲两句英语才能赢得那个角色呢!

    过了一会柳芃飞洗漱完,清空了大肠里的存货出来,坐在椅子上,拿出复读机,开始练习说话。

    是的,练习说话。

    因为柳芃飞以前说话有些许的结巴,而且普通话很不标准,一口塑料渣子味,所以他现在每天坚持练习纠正。

    在两人各自的诵读中,清晨的时光飞快地流逝。

    到了7点30,徐招旸说:“收拾一下,我们准备去干活吧。”

    柳芃飞自无异议。

    他们开始收拾床铺,换上出门干活的衣服,准备出发。

    这间带厨卫的小公寓总共才20平米的使用面积,逼仄的房间里,摆了一张上下铺,一张桌子,两把椅子,就没剩什么空间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想在房间里腾挪转身都很困难。

    7点45,他们两人穿好外套出门,步行来到公交车站。

    等车的时候,徐招旸冲柳芃飞笑道:“其实你拾掇一下,看上去还不错的。而且你这一身腱子肉,啧啧,我看你干脆别逞强了,找个富婆,卸下你的伪装,让她好好疼爱你吧。”

    柳芃飞一脸牙疼的表情,特别喜感,他说:“哥,其实你干这一行比我合适。你前几天有个晚上,在下铺硬冲了两次,我就佩服你啊,别人要冲还得看个小H片,或者小H书,你就这么硬冲。说明你肾水足啊!”

    轮到徐招旸捂着腮帮子装牙疼了。“老柳,我辛辛苦苦帮你纠正发音,是让你来埋汰我的?”

    “你先开头的。”

    徐招旸瞪他一眼:“我是你哥!你能学会尊老爱幼不!”

    他们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地争了起来。

    旁边等车的年轻女孩见他们表情滑稽,说话虽粗俗但有趣,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招旸是见惯不怪了。

    他和柳芃飞虽然长得都不帅。

    他是小眼睛、单眼皮、厚嘴唇。

    柳芃飞五官周正但是个子很矮。虽然学过武术,一身肌肉很结实,但笑容憨憨的看上去像个刚刚来到城市的农民工。

    外型方面,他们都是不及格的。

    但他们一直都不缺女伴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都比较有搞笑的天赋,能逗女孩子开心,所以经常很容易就勾搭到陌生的女孩子,来一段露水姻缘。

    5分钟后,徐招旸已经和这个女孩交换了电话号码和LL号码,约定下次出来玩。

    当然徐招旸很清楚,至少一两个月内,他是没法兑现这个约定的。

    因为最近实在太忙了。

    很快,徐招旸他们的公交车到了。

    徐招旸和柳芃飞向刚认识的女孩挥手告别。

    上了车后,柳芃飞有些惋惜地说:“要是再多点时间,你今晚就能在那个妹子家过夜了,免得晚上打鼾影响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会打鼾?我又不胖。”徐招旸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柳芃飞信誓旦旦地说:“你打鼾真的特别响,而且节奏感很差,特别影响人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徐招旸说,“那我好好训练一下节奏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今天的运气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上午都快过完了,都还没接到活。

    在等待的时候,他们都有各自的消遣方式:柳芃飞喜欢看网络小说,不过他舍不得充钱,只能等网站的“限时免费”版块,每天哪本书免费他就看哪本。

    所以他很少有完整看下去的书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例外,有几本特别火的书,他是全订的。比如《诛仙》,《龙蛇演义》等。

    而徐招旸则抓紧时间学英语,他在论坛下载了很多星条国电影的语音,拷在自己的MP3里,一有空就听电影对白。

    既学习了英语,也在学习“念白”,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快到中午的时候,群头老黄走了过来:“海明威导演的剧组需要50个群演,扮演选秀现场的观众。活很轻松,30块钱一个人,愿意去的报名。”

    这种活是最轻松的了。

    只是坐在那里扮演观众,不用躺地上,不用抹泥浆,不用摆太累的造型。

    虽然钱少了点,但还是有大把的人愿意去。

    徐招旸和柳芃飞也报了名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,赚钱最轻松的是老黄。

    他只要组织一下,把人领过去,至少每个人头他可以拿到10块钱。

    50个人,就是500。

    但这个是羡慕不来的。

    你没有那个人脉,就赚不到这个钱。

    很快50个人就报满了,大家跟着老黄,前往海明威剧组的拍摄场地。

    柳芃飞用胳膊肘撞了撞徐招旸:“马上要见到你偶像了,你激动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喜欢他写的书,从没觉得他是我偶像。”

    柳芃飞耸耸肩:“那行吧,他是我的偶像。”

    徐招旸奇道:“我怎么不记得你粉过他?”

    柳芃飞道:“自从当年看了他拍的那些照片和视频,我就很崇拜他啊。”

    徐招旸笑道:“摄影技术真好,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杠杠滴。而且能找到那么漂亮的女人给他当模特,不得不崇拜啊。”

    他们一路说说笑笑。到了地方后,很快有一个长得挺漂亮的短发女孩过来招呼他们。

    那女孩自称是副导演,姓刘,告诉他们该怎么演,有些什么要求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是扮演现场观众,这几幕戏里没有走位的问题,所以讲解起来很快。

    讲完后,刘导转身离开,群演们在原地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徐招旸和柳芃飞看着拍摄场地中间,导演椅上坐着的显然就是导演海明威,徐招旸的视力不太好,轻轻撞了柳芃飞一下:“怎么样,海明威和电视上一样帅么?”

    “别,别吵!”柳芃飞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,不过他显然不是在看海明威,“我在看《那些年》的女主角。太,太特么漂亮了!”

    徐招旸心里暗暗发笑。

    柳芃飞口吃的毛病现在已经基本纠正了,但是在太激动的时候,还是可能会犯。

    “等会说不定你有和人家说话的机会呢!”徐招旸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算,算了,我不,不敢和她说话。”柳芃飞看得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他疑惑地说,“她在和谁打电话?好像很难过,快哭出来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被男朋友甩了?”徐招旸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柳芃飞又不口吃了,“这么漂亮的女人,谁舍得甩她!”

      <code id='72b68'></code><style id='21aed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b3304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13250'><center id='1eef0'><tfoot id='035cc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2f76c'><dir id='12ff7'><tfoot id='3505c'></tfoot><noframes id='7112c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02c33'><strike id='b95fd'><sup id='26d88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99508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1cbc3'><label id='e2337'><select id='c291f'><dt id='cbe29'><span id='46989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e85a0'></u>
          <i id='898d4'><strike id='04cca'><tt id='a5c6a'><pre id='93ffa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8e2d6'></code><style id='8fb1b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0c837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b8ba5'><center id='e3052'><tfoot id='a9e8f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00ccc'><dir id='368dd'><tfoot id='5fff4'></tfoot><noframes id='1cb62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5f9a5'><strike id='16dbd'><sup id='cb740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9b075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d5a3a'><label id='a8a09'><select id='d940d'><dt id='5595e'><span id='9da49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76011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ecdd3'><strike id='5860b'><tt id='6b24d'><pre id='c3c96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56814'></code><style id='947c4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a689b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5d2ec'><center id='15b57'><tfoot id='8b1d8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f6a4e'><dir id='1e1aa'><tfoot id='0be21'></tfoot><noframes id='d130a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66069'><strike id='1f779'><sup id='0ece1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1f4e2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41b1c'><label id='c41d7'><select id='89e5a'><dt id='776dd'><span id='a8c31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48bc0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2cc9a'><strike id='816e0'><tt id='11958'><pre id='caf4b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