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语者

欢迎来到风语者 网站地图 sitemap
风语者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lendersfund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魔兽世界怀旧服
风语者魔兽世界怀旧服
2021/03/30 来源:风语者
    眼过千遍,不如手过一遍!

    估计很多人,小的时候,老娘就这样拧着耳朵,不停的叮嘱。

    小时候,不觉得这话对。

    可长大后就发现,老娘的话太对了。

    比如,阅片无数,心中无码。

    但,脱了裤子,你还是不知道该干嘛。

    医疗上,特别是外科,其实对这句话,做了最最经典的栓释。

    张凡当初在泌尿科实习,他和另外一个学霸是一个实习组。

    学霸也是个汉子。

    往日里,泌尿科女性患者比较少。结果,就在张凡他们进科后,来了一老太太。老太太可以拍着胸脯可以发誓,人家绝对不是奔着这两毛头小伙子来的。

    老太太入院的时候都中午了,带教老师刚谈了对象,好不容易约对方出来吃饭,就问张凡和学霸,妇产科实习了没?

    两人都还没摇头呢,带教老师说:“中午下班前记得给患者导尿。”

    说完,锊着没几根毛的脑袋出去约会了。

    张凡和学霸两人坐蜡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初哥,而且妇科也没实习,虽然教科书上的图片,学校放映室的录像还有各种空各种井的电影也看了不老少。

    但,这玩意怎么说,人和人都长的不一样呢。

    教科书上选择都是最最经典的,而且,还是备了皮的。

    老师都走了,两人也没了辙。

    只能打开导尿包,如同X了狗一样,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老太太瘫痪在床,下身没知觉。

    然后,两人毛手毛脚不说,一个导尿弄了两头的汗。紧张,真的,两人紧张到舌头都打结了。花白的毛发,萎缩的下体,两人都不知道要干嘛!

    男女导尿,不管怎么样,见尿才算成功。

    两人急急忙忙,像是做贼一样,反正尿管插进去了,可以保证绝对没进肛肠口。

    但,进没进尿道,两人都说不上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,你感觉舒服了没。”当时,张凡记得死死的,这话是他问的。

    “嗯,舒服了!”老人瘫痪,下半身没知觉,家里又是儿子看护,导尿的时候出去了。

    老人看着两人一头的白毛汗,不知道是心软呢,还是觉得不好意思,都没知觉,但就是很客气的给两人宽了心。

    两人勾肩搭背的如同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一样,中午吃饭都吃的格外的香。

    下午回科室,老太太的儿子打疯了一样,在楼道里面找他们两。

    老人虽然下体没感觉,可膀胱的感觉还是有的。原本昨天一天就没解小便,到了医院都导尿了,老人觉得没事了,然后也就放开吃,放开喝了。

    结果,一中午,老太太憋的都快从病床上跳起来了。

    见到两人,老太太的双手就像是抓苍蝇一样,双手摆的都眼花缭乱了。

    原来两人没插对地方,尿道没进去,进了其他地方!

    当张凡缝合完腹腔后,三个丸子国的医生,现在就如同当年张凡和他同学脱了老太太裤子的感觉一样。

    脑子里面明明清晰的记得每一步,清晰的记着每一个手法。

    结果,腹腔一关!

    他们的脑子里全是浆糊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科就这样,没个手把手教的老师,进门太难了。所以,在外科,上级医生就如同师傅一样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好多进修的内科医生,几个大医院走过一趟回来以后,水平立马提高了好多档次。

    因为人家见到了新式的治疗方式,学到了新的治疗理念。

    而外科医生,一趟大医院进修结束后,以前怎么样,现在还是怎么样,也就嘴里多了点名词,多了几个专家的名字。

    知道的是出去进修,不知道还以为他出去交朋友去了。

    “任书记、李博士现在看你们的了。”

    手术结束,张凡第一时间就交代任丽和魔都的博士开始用药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们可以协助内科医生!”

    丸子国的医生这时候都急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们也站了半天了,先休息吧。”防人之心不可无,张凡笑着摇了摇头,给拒绝了。

    出了手术室,张凡虽然在术前闹了一场,但错不是张凡的。

    所以,出了手术室,乖乖,王子团那叫一个亲热。

    还没等张凡反应过来呢,驻阿联酋的大使也亲自来了。

    “张医生,各位医生,辛苦,辛苦了。我代表国家……”

    驻阿的大使,原本没打算来。毕竟张凡他们刚来的时候,大使连茶壶都砸了。

    所以,大使觉得人家现在功成名就了,自己去锦上添花,觉得好像有点太功利。

    可,等张凡上了手术,二等秘书就把丸子国来骚扰张凡,还看到英国裁判团骂骂咧咧的离开了手术室,他觉得有问题,自己的身份在这里还不够看,所以,人家第一时间就上报了。

    大使代表完以后,看着张凡身后的三个丸子国医生,就对张凡说道:“需要我出面吗?”眼睛瞟了一眼,张凡身后。

    都是聪明人,无需多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,谢谢了。不用了,他们已经是我们医院的合作伙伴了。您日理万机的,还亲自来,真的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欧阳已经把他们当兔子套了。张凡也不是客套,张凡是真心没想让大使来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手术做完了,王子这边肯定要表示,张凡深怕人家来个见面分一半,那就……

    大使都来了,肯定不会让张凡三言两语的给打发走。

    乘着王子们一个一个笑容满面,大使不停的和对方寒暄着。

    “我们国家在高精端方面还是很厉害的。不光是医学,比如在快递方面,还是很有特色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厉害过飞毛腿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们是实在人,从来不在嘴上下功夫,就说我们的医疗,大家都觉得不行,可现在,你看看,你看看,最后还是我们的医生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!”

    大使趁热打铁,借着张凡吹起来的东风,后来还真的把东风卖给了沙特。

    据说奥黑的嘴都气歪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子们感谢,大使慰问。不说其他人,魔都的李博士脑门上都油亮油亮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,张凡他们就等着沙特付了劳务费后就准备回家。前一天晚上,宋平和老赵在酒店,一夜没睡着。

    两人不知道怎么的,溜达到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嗨,张院就是厉害啊,手术做的那叫一个完美。”宋平看着乱晃悠的赵全平,尴尬的没话找话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厉害啊。真的厉害啊,厉害的都没办法说了。”老赵也尴尬。

    两人都不用说话,都知道对方谁啥睡不着。

    不为其他,当初张凡走了一趟一个产油的部落,小护士巴音回到茶素不光买了房,红色小奥迪让一群大老爷们口水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来最土豪的国家,这得给多少啊,越想越激动,越想越是睡不着。

    所以第二天,两人黑着眼圈,精神亢奋的催促着张凡。

    “张院,咱的飞机是几点的?咱自己买票呢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稍安勿躁,你们两眯一会,都成国宝了!”

    没让张凡他们等待多久,王子团队就来了一个说话有响的一位。

    先是感谢,然后继续感谢。

    老赵和宋平的等的都恨不得上前去淘包了。

    王子不是一个人来的,一群保镖陪同下上的门。

    感谢完了以后,就见真章了。

    现金,不知道是为了摆阔,还是为了摆阔。

    啪!啪!啪!几个箱子打开,全是现金,还是印着老美头像的现金。

    张凡要不是见过这种土豪作风,还真的能被震撼住。

    但没见过这种土豪风格的,不光老赵和宋平,就连魔都的李博士也紧张到脚指头都扣在了一起能当手用了。

    任丽就好了很多,不光没震在哪里,而且还微微的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大师哥也挺自如,想想也是,人家老丈人和老婆身价放在哪里,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。

    大使也来送行了,张凡看了看自己这边已经呆了的两人,不太好意思的对大使说道:“也挺麻烦你们的,要不我给你们捐一点?”

    张凡不懂,以前出门飞刀要给本地医生分成,这次来了,人家大使这边也算招待了自己,所以就客气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话一说,老赵和宋平眼睛都绿了。

    “这多不好意思啊,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算了!”张凡就是想了解一下,自己到底用不用分钱给人家。

    “额!”大使一口气差点上不来了。

    沙特不光给了钱,还专门成立了一个张凡专用的肠道肿瘤的基金。

    意思就是只要张凡愿意在肠道肿瘤这边搞个什么研究,他们的基金可以出资入股。

    这话一说,魔都的李博士激动的都开始发抖了。有专项基金的才叫博士,没专项基金的那叫科研狗。

    能收钱,张凡肯定不客气。

    人家沙特这边来的时候是双层飞机接的,送的时候也是双层飞机送。

    张凡他们登机的时候,大使使劲摇着手,估计心里也在后悔,我为什么要客气呢?

    现金两百万,美元的,这还不是大头,人家给张凡弄的基金,用王子的话来说,上不设限!

    飞机上的人,心情不错,特别是魔都李博士,都快钻到张凡怀里了。

    不过茶素机场这边,又要哭了。

    玻璃刚刚安好,结果,双层的飞机又来了。

      <code id='ce316'></code><style id='71587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bf777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84e9a'><center id='e094e'><tfoot id='b0fb2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7accf'><dir id='6e1d3'><tfoot id='0e1dc'></tfoot><noframes id='e8d48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ea58f'><strike id='9247b'><sup id='57eb5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0ce04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1e4da'><label id='1c48a'><select id='88284'><dt id='6d454'><span id='a21d8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26978'></u>
          <i id='53878'><strike id='34dd1'><tt id='eecb9'><pre id='83728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424fd'></code><style id='34c58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1476e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a3694'><center id='b8d9d'><tfoot id='1f3e3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e23c4'><dir id='da4e6'><tfoot id='22d97'></tfoot><noframes id='ce3d6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d520e'><strike id='21e83'><sup id='647bb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c6c1e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c98f8'><label id='b09d0'><select id='7f495'><dt id='710c7'><span id='84f0d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9ddc4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dbf0d'><strike id='fe2c4'><tt id='d6804'><pre id='fbbd3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e109b'></code><style id='f823c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091f2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90256'><center id='f7549'><tfoot id='e5f45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30cb8'><dir id='63901'><tfoot id='103f0'></tfoot><noframes id='f556d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58314'><strike id='02c39'><sup id='af79e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cbe28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277ee'><label id='73bdd'><select id='16339'><dt id='e0f81'><span id='cf2a3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1c35c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c94ac'><strike id='aca99'><tt id='063d9'><pre id='b55cb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