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语者

欢迎来到风语者 网站地图 sitemap
风语者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lendersfund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魔兽世界怀旧服
风语者魔兽世界怀旧服
2021/03/30 来源:风语者
    杨志超大吼一声,“你们不能这样……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静点!”马景波拍了拍桌子,“能不能不是你说了算,我们是讲证据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们查你们的证据,反正宋新海已经死了,我什么都不说,看你们有什么证据。”杨志超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我们一样会继续调查,你母亲的账户接受了赃款,她也要协助调查;还有你的弟弟和妹妹,你母亲将赃款汇到了他们的账户,他们也要协助调查,只要跟赃款有关的人员,都会被列为器管案的嫌疑人。”

    杨志超站起身,双手拍着审讯椅,“你们不能这样,他们是无辜的,他们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无辜的?”马景波神色渐冷,质问道,

    “那任建华是不是无辜的?曹达是不是无辜的?赵晓山是不是无辜的?你母亲、你弟弟、你妹妹花的钱都是用他们的命换来的,你告诉我,到底谁才是无辜的?”

    “我求求你们,不要去打扰他们的生活,他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”杨志超哭喊道。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?”

    杨志超忙不迭的点头,“我知道,我全知道,我说,我全都告诉你们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杨志超的心理彻底被击溃了,将案情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一遍。

    就像他之前说的,这是一起器管倒卖案,宋新海是供体中介,看中了他在体检中心工作,可以帮忙寻找健康的供体目标,三名受害者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,他们的器管也是最有活力的。

    那副来自美利坚的画像和那些男明星照片是障眼法,为了掩饰倒卖器管的真相,让人误以为他们是变太杀手,而且他和宋新海约好了,只要警方有足够的证据,并且知道了那副图画的含义,就招认事先商量好的说辞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们还是为了利益,一旦警方查明了事实的真相,他们之前的非法所得都会被没收,但如果只是单纯的凶杀案,警方就不会冻结赃款。

    为了这一点,杨志超不得不装成一个玻璃,还将屋子里挂上了很多果男的画像,一个正常的男人整天面对这些会疯掉的,所以才会找到彼岸交易,以一个正常男人的身份,发泄心中的不满和郁闷。

    至于赵晓山,也不知道该说他幸运还是不幸。

    根据杨志超的供述,绑架赵晓山在年前就计划好了,因为出现了费炎的事,宋新海还跟上级申请是否继续执行计划,上级还是要求执行,原因很简单,需要移植器管的病人等不起。

    然而人绑架了之后,管控依然没有放松,器管根本运不出琴岛,综合考虑了一番风险后,最终还是决定放弃,赵晓山被杀害了。

    一截大腿被喂了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审讯足足持续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杨志超虽然招认了,但韩彬一点也不觉得轻松。

    宋新海和杨志超只是外围人员,这背后还涉及到一个巨大的利益网。

    韩彬却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,随着案件的深入,已经大大超出了他的辖区。

    出了审讯室,韩彬面色凝重道,“马队长,这个案子还要不要继续追查下去。”

    马景波犹豫了一下,“这个案子牵扯太大,范围太广,需要跟市局的领导汇报,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以咱们一地的警力很难继续调查,有可能会移交给省厅。”

    马景波拍了拍韩彬的肩膀,“你小子这次做的不错,我会向市局领导跟你请功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马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下班。

    韩彬买了点熟食,弄了一箱啤酒,邀请李辉到家里小聚。

    两人碰了一杯,灌了一大口啤酒。

    “爽!”李辉很长时间没喝酒了,加了一块猪耳,咯吱咯吱的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彬子,咱俩好久没有一起单独喝过酒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。”韩彬点点头,吃了一口花生米。

    李辉有些感慨,“以前破了案,咱们都是组里一块聚,现在破了这么大一个案子,却只有咱俩喝闷酒。”

    “等过了这段时间,我请客,大家一起聚聚。”韩彬端起酒杯,跟李辉碰了碰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李辉哈哈一笑,“那我可先说好,大腰子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爱吃大腰子,以后给你改个外号,叫大腰子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。”李辉翻了个白眼,给韩彬倒满了啤酒,“彬子,今天下午马队长可没少夸你,你小子是不是又得高升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呢,我这组长才干了多久,还往哪升?”韩彬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你虽然功劳不少,但资历在那摆着,总不能这么快就提成副中队长;照你这升官的速度,过段时间岂不是把曾队给顶了。”

    韩彬哼了一声,“你小子刚喝,就开始说醉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,早着呢。”李辉说着,又跟韩彬碰了一杯。

    两人吃了几口菜,又聊到了案子上。

    “彬子,你是什么时候怀疑,这是一起倒卖器管案的?”

    韩彬放下筷子,回忆了一下,“其实,刚调查这个案件的时候,就已经有了一些线索,比如说碎尸、喂狗、受害人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,那时候我就有这种猜测,但是并没有发现切实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相信马队长和曾队也应该有类似的怀疑,只是没有查到切实的证据。后来查到体检中心的时候,这种怀疑达到了最高点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也是一个转折,接着就查到了杨志超身上,并且搜到了杨志超家里,杨志超故意伪装成同姓恋,还在家里放了那副美利坚连环凶手的图画,故意将案件的调查引到了另一个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宋新海死无对证,杨志超一口咬定是变太杀人,如果没有调查到彼岸身上,有可能真会掩盖倒卖器管的真相,毕竟,宋新海已经死了,杨志超也承认是帮凶,符合结案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假的毕竟是假的,杨志超即便表面伪装的再好,他终究是个直男,终究会留下一些线索,其实我在第一次审讯他的时候,提到了他的家里,我就发现他露出了厌恶的神色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就在想,他的家里有什么让他厌恶的。后来彼岸的出现刚好应证了这一点,他不是同同姓恋,回到贴满果男海报的家里,心里能好受才怪。”

    李辉点点头,韩彬的话说到了他的心里,一开始查案的时候,他隐约也有过类似的猜想,不过,杨志超同姓恋的身份和口供,成功的转移了他的视线,让他误以为这就是一个姓侵杀人案。

    两人聚到十点钟,李辉才回家。

    韩彬收拾了一下,冲了个澡,躺在床上踏踏实实的睡了一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平洋彼岸。

    希克尔大街中餐馆。

    此时刚好到饭点,中餐馆陆续开始来客人。

    来吃中餐的大部分都是华裔,也有一些白人、黑人、拉美人。

    餐厅的中间坐着两个黑人男子,一个黑人男子戴着金链子,一个男子梳着脏辫,两人点了整整一桌子菜。

    宫保鸡丁、木须肉、红烧肉、麻婆豆腐、葱烧海参、蛋炒饭。

    两个黑老外一边吃,还一边喊口号,“呦呦切克闹,这家餐馆真是叼……”

    黑老外一边吃饭,一边喊口号,还大声说笑,两个人就将餐厅弄得乱哄哄的。

    餐厅的服务员葛云云心有余悸,都不敢从他们桌旁过,只能绕着路走。

    这让两个黑老外更加兴奋,还对着葛云云吹口哨。

    “咯吱……”一声门响,一个穿着风衣、戴着金丝眼镜的男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廖哥。”葛云云赶忙打招呼。

    廖哥点点头,走到了柜台旁,“小磊,给我来一杯橙汁。”

    小磊端着一杯橙汁,放到了廖哥的身旁,“廖哥,就是那两个黑老外,又点了一桌子菜,估计付账的可能性不大。”

    廖哥瞅了一眼,“是上次那两个人吗”

    “看着像,诶呦,这黑老外都长得差不多,黑不溜秋的。”小磊也有些不确定,“不过,这些嘿老外很多都混涩会,他们之间都有联系,知道哪家餐厅好欺负,就会一溜风的来,反正都是一路货色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做个煲仔饭,我去他们旁边听听。”廖哥说完,走到了黑老外不远的桌子旁。

    两个黑老外根本没有在意廖哥,还在那自顾自的说着。

    梳着脏辫的男子笔划这手势,“托尼,这家餐厅的菜不错,我喜欢这个红烧肉,太棒了。”

    “耶,我的兄弟,我推荐的餐馆能差吗?我是谁?希克尔街小霸王托尼。”戴着金链子的男子伸出拳头,跟脏辫男子碰了碰拳。

    脏辫男子点了一根烟,抽了一口,“托尼,你最近发财了?”

    “不,还是老样子。”

    脏辫男子耸了耸肩膀,“这一餐可不便宜呢?”

    托尼指了指脏辫男子的头,“你是在开玩笑嘛,吃完了走就好了,想那么多干啥?”

    “哦,托尼,你忘了咱们上次吃烤肉的那家店,我可不想在经历一次。”脏辫男子比划了一个开枪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fuk,那是棒子的店,这是一家中餐馆,不一样的,你明白吗?”托尼耸了耸肩膀,一脸不屑道:“相信我,他们根本就没有枪。”

    “和气生财。”托尼用中文说了四个字:

    “尽情的吃吧,我的兄弟,想吃什么尽管点,我请客。”

      <code id='a4c55'></code><style id='a0a6b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b519e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ef060'><center id='1e8b2'><tfoot id='0331c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617b5'><dir id='a6d8b'><tfoot id='1460e'></tfoot><noframes id='4c2ee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a2684'><strike id='a8219'><sup id='3a17f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c3933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22b16'><label id='d2803'><select id='1cb30'><dt id='32203'><span id='9e91a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58b24'></u>
          <i id='3dd7e'><strike id='22e71'><tt id='9cf66'><pre id='34571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5c196'></code><style id='056c4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b8b4e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d229d'><center id='803f6'><tfoot id='f8938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01097'><dir id='facb9'><tfoot id='1a61a'></tfoot><noframes id='245ec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3977c'><strike id='e4864'><sup id='df5b9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1f7e1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4d959'><label id='657b6'><select id='c84de'><dt id='e10ae'><span id='42270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01e9f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3c774'><strike id='0f0b4'><tt id='2a2d0'><pre id='18173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ad08b'></code><style id='7c188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20714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9c36a'><center id='67489'><tfoot id='2d147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c976d'><dir id='19cea'><tfoot id='f956e'></tfoot><noframes id='1f57e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ccb97'><strike id='ebd05'><sup id='212e1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60e42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0c0df'><label id='2b64d'><select id='7bb9e'><dt id='2392e'><span id='71fa1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8c926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db8fc'><strike id='27e21'><tt id='3ac17'><pre id='ee3a5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