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语者

欢迎来到风语者 网站地图 sitemap
风语者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lendersfund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魔兽世界怀旧服
风语者魔兽世界怀旧服
2021/03/30 来源:风语者
    方羽仍站在秦以沫的身前,将手中燃烧殆尽的隔断符扔到地上。

    现在,他已经切断了下蛊者与蛊虫之间的联系,这样一来,对方再无法控制蛊虫,从而没法再威胁秦家。

    但切断联系后,不代表秦以沫就安全了。

    蛊虫在失去与主人的联系之后,便会不受控制。随时都有可能爆发蛊毒。

    所以,要确保秦以沫的安全,还是得尽快把蛊虫杀死。

    方羽还在思考的时候,双眼禁闭的秦以沫,却是面露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看来是蛊虫在失去与主人的联系之后,开始躁动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"只能硬来了。"方羽心中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他让秦以沫的佣人取来一套银针,开始给秦以沫针灸。

    这次针灸的目的在于强化,扩大秦以沫的经脉。

    方羽将银针刺入几个关键气门穴。强行破开蛊毒对经脉的封堵,之后再将真气灌入秦以沫的经脉之中。

    秦以沫之前并未修炼过,经脉相当脆弱窄小,方羽只能极其精细地使用真气。慢慢将秦以沫的经脉赧赧撑大,强化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方羽才停止灌输真气。

    此时,秦以沫的身上的毛孔已排出许多污秽。

    方羽相当于帮秦以沫淬体一次,如今秦以沫的经脉的强度已经足够承受更强的真气灌输。

    方羽把手放到秦以沫的腹部,手掌上泛起一阵淡红的真气。

    片刻后,方羽将秦以沫扶起来,拍了她的背部一掌。

    "噗!"

    秦以沫喷出一大口鲜血。

    一滩鲜血溅落在地面上,呈现纯黑色的模样。

    在这滩血中,有一只蠕动的黑色虫子。

    这就是蛊虫了。

    方羽微微眯眼,对着这只蛊虫伸出一指。

    "噌!"

    一道红芒闪过,这只蛊虫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躺在床上的秦以沫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仍然很苍白,但嘴唇慢慢恢复了原先的红润。

    看到面前的方羽,秦以沫眼神微变,虚弱地问道:"发生什么事了。"

    "你中蛊了。"方羽说道,

    随后,秦以沫慢慢回想起之前发生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"你是说,那个人把蛊虫放进了那杯白开水里?"秦以沫问道。

    "不一定,下蛊的方式有很多种。也许交谈的时候,他就已经下蛊了。"方羽说道。

    "交谈的时候……"秦以沫想要回忆起那个服务员的长相,却怎么都回忆不起来。

    可她明明正视过这张脸,为什么会记不清楚?

    "不用想了,你中蛊之后,他有一万种方式消除你的记忆。再者,我已经在他的魂魄留下印记,想找他随时可以找到。"方羽说道,

    "……那我立即通知爷爷,让他派人……"秦以沫说道。

    "别急,想要钓大鱼,得把线放长。现在这个人肯定很恐慌,必然会迅速离开淮北,回到他的大本营。到时候再出动,就能捕获大鱼。"方羽说道。

    秦以沫看着面前的方羽,眼神闪动。

    经过这段时间与方羽的接触,她发现她以前对于方羽的看法完全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方羽的确值得爷爷的信任。他表现出来的实力和智慧……各个方面,都远超秦以沫的想象。

    可方羽看上去明明只是个二十岁不到的中学生!

    "你到底是什么人呢?"秦以沫看着方羽,心想道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儿,秦以沫坐起了身子。突然发现自己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衬衣,身上还有一层污垢。

    "为了把你体内的蛊虫逼出来,我顺便帮你淬体了。如果你有意愿的话,可以开始修炼,你的起点比其他人高多了。"方羽说道。

    秦以沫摇了摇头,说道:"爷爷不让我修炼。"

    方羽愣了一下,随即想起当年发生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那大概是秦无道这辈子最悔恨,最痛苦的记忆了。

    "看来你还是对我有所怨言啊,无道。"方羽叹了口气,心道。

    秦以沫见方羽直直地盯着她,突然叹了口气,疑惑道:"怎么了?"

    "没什么。"方羽说道。

    "那你为什么要叹气?"秦以沫疑惑道。

    "我建议你去洗个澡,你身上的味道挺重的……还有,你衣服也湿透了,不太雅观。"方羽说道。

    秦以沫一愣,低头一看。发现就如方羽所说,由于她的白衬衣被汗水浸透,她的内衣便显现出来……

    秦以沫的脸颊当即泛起红晕,一抬头。却发现方羽已经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开秦以沫的家,方羽没有回到丽江小区,而是来到菜园。

    简单地给菜园里的青菜浇水后,他就来到菜园旁边的一棵大树下,将那颗硕大的吞天鲸的内丹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吞天鲸的内丹仍然泛着金光,散发出一阵阵纯然的灵气。

    方羽是真的没想到,在地球的灵气如此稀薄的现在,居然还有九阶妖兽存活于世上。

    妖兽对于灵气的依赖。就相当于人类对氧气的依赖。

    灵气变得稀薄之后,大部分的妖兽都无法适应,大批大批的灭绝。

    越是高阶的妖兽,对于灵气的依赖性就越重。

    而吞天鲸作为九阶妖兽,还能存活到现在,实在是太难得了。

    "难道吞天鲸不需要依靠灵气生存?或者它拥有特殊的生存方式?"方羽盯着眼前的内丹,心中想道。

    片刻后,方羽便不再多想。还是做正事儿要紧。

    这么大一颗内丹,自然没法一口吞下去。

    方羽只能慢慢将它炼化,吸收入丹田之内。

    一股纯然至极的灵气,涌入了方羽的丹田。

    方羽的修为节节攀升。

    一层,两层,三层,四层,五层……

    十层!

    方羽一举突破到炼气期九千八百七十层!

    不单只是境界上的提升。

    在吸收玩这颗吞天鲸的内丹之后,方羽感觉体内的经脉一片燥热。

    逐渐地,方羽甚至感觉肉身有些麻痹。

    "怎么回事?难道吞天鲸的内丹不能直接炼化?我中毒了?"方羽脸色凝重,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。

    他体内的经脉仍在升温,他感觉血液都要燃烧起来了!

    他开始感到疼痛!

    "这种感觉……难道……"方羽脸色微变,眼神发亮。

    这是淬体的感觉!

    难道,他又要被淬体一次!?

    在方羽踏入修炼之路的前两千年,方羽一共经过九十九次淬体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,他的肉身就到达了极限。再也无法进行淬体。

    早在方羽进行第四十几次淬体的时候,他师父就曾警告过他,不能再盲目淬体下去。

    一般修士最多淬体一次,有些专门修炼肉身的修士。也就淬体五六次,最多不过十次。

    可方羽当时已经淬体四十几次,就像陷入了魔怔一般,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"再这样下去。迟早有一天你会因为淬体过度,毁掉肉身!"师父警告方羽。

    但方羽并没有就此停下来,因为他每一次淬体后,总是感觉肉身还没到达极致。

    就这样。他一直走在修炼肉身的道路上,直到淬体九十九次,终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已经无法再淬体,他感觉肉身已经到达了极致。

    可如今,在吞下吞天鲸的内丹后,他的肉身居然再次主动淬体!

    第一百次淬体!

    虽然肉身传来阵阵极致的疼痛,但方羽的脸上却只有狂喜!

    按照一些体修大能的理论,每一次淬体,都能使肉身比之前一次强大一倍。

    那么,在进行第一百次淬体之后,方羽的肉身会到达什么的地步?

    即便是方羽,也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他的肉身仍在发烫,身上的毛孔已经完全张开,冒出一阵阵的白气。

    片刻后,方羽的身体泛起一阵耀眼的金芒!

    https:/4/4504/34655842.html

      <code id='a026c'></code><style id='02eb7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fddb6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03d33'><center id='b3614'><tfoot id='2a4d0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a05c7'><dir id='56b58'><tfoot id='e3e8d'></tfoot><noframes id='ebb19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eab58'><strike id='0953c'><sup id='41025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61add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ca6a1'><label id='bfc24'><select id='7d101'><dt id='cf07e'><span id='c7f3a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679d0'></u>
          <i id='62c93'><strike id='0d106'><tt id='f0915'><pre id='f4ec2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210f4'></code><style id='a0c77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81efa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fb809'><center id='dfcd0'><tfoot id='176f2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e3763'><dir id='f0fcb'><tfoot id='287a6'></tfoot><noframes id='9ce29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c620b'><strike id='165fe'><sup id='c1feb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fd4e2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01b56'><label id='9eb9b'><select id='5322a'><dt id='a62ce'><span id='010cf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24624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abe4a'><strike id='6f66e'><tt id='de6a9'><pre id='4e1a9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61d43'></code><style id='9661f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20f2f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970ae'><center id='8891b'><tfoot id='f5620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48676'><dir id='c1756'><tfoot id='d0ee7'></tfoot><noframes id='ef46e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28bcf'><strike id='7d6c0'><sup id='ad9ed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8ca1d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84085'><label id='79dcd'><select id='1cc65'><dt id='7df65'><span id='a9c82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13aed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2c6bb'><strike id='460ae'><tt id='7093b'><pre id='07aac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