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语者

欢迎来到风语者 网站地图 sitemap
风语者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lendersfund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魔兽世界怀旧服
风语者魔兽世界怀旧服
2021/03/30 来源:风语者
    “为啥?”石泉诧异的问道,这几天他跟他老爹可没少打电话,原本说的好好儿的咋就变卦了呢?

    “艾琳娜,带着你阿姨去那个花房里转转,我看那儿有颗苹果树,你们去摘一点儿回来。”

    老石用纯熟的俄语朝艾琳娜说完,随后又转向自己的女儿,“小玫,你们两口子带着孩子也跟着去下面溜达溜达。”

    艾琳娜不傻,瞬间明白了石泉老爹的意思,拉着石泉的老妈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说道,“阿姨,摘苹果。”

    石泉老妈瞪了自家男人一眼,随后笑眯眯的任由艾琳娜拉着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“老爸,到底咋了?”石泉等他们离开之后靠着操作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老子我以前开黄水舰的”

    老石憋屈而落寞的说道,“那时候咱们国家穷啊,就那么几艘小舢板,最远能开到哪去?打从你跟我说买了条破冰船开始,我就知道这船我开不了。先不说我以前只是个三副,就算我是船长,我都没出过远门儿,全他娘的在家门口转悠了!”

    石泉张张嘴,还不等他说些什么。便被他爹扒拉到了一边,“你小子一撅腚我都知道你要拉什么屎,还跟我这儿藏啥呢?起开!”

    老石掀开儿子身后盖住舰炮操作台的桌布,“舰炮吧?藏哪了?”

    这一幕不管语气还是神态像极了高中的时候偷着抽烟被发现的情景,唯独缺了家里那根专门用来打手掌心的木头尺子。

    石泉无奈的拿起控制台上老胡遗落的激光笔,隔着玻璃指向船首的半球,“那里面呢,现在锁起来了,只有船上的定位器检测到启航离境才能打开呢。”

    老石冷哼了一声,“甭管刚刚那个姓胡的怎么给你胡编滥造,你小子干的买卖要是都能用上舰炮了,估计也干净不到哪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是个自保”石泉梗着脖子狡辩道。

    “自保个锤子,你虎口的茧子总不能是骑自行车磨出来的吧?糊弄谁呢?”

    老石瞪了自家儿子一眼倒也不算生气,“我也不问你干的到底啥买卖,那姓胡的虽然嘴上没一句实话,但是能给你整个舰炮出来,想来也不是什么坏人。咱就算你是自保,就算我能开的动这条船。我问你,以后真遇上事儿了,船上的人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不这不上阵父子兵嘛”石泉的声音越来越低,他已然明白了老爹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条船谁都能来,唯独他父母不能来船上工作。开船远洋航行本就是个高危工作,更何况自己这两年遇到的需要搏命的时候还少了咋的?

    这种大环境之下,这驾驶台里的每一条指令真就不能掺杂半点儿的私人感情。尤其是一条船的船长,一旦船长感情用事,几乎相当于拉着整条船所有人送命。

    “上阵父子兵是没错”

    老石叹了口气,“可还有句老话叫医者不能自医,所以儿子,我给你找来个最适合这条船的船长。”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石泉的老爹才把一直看热闹的那个陌生老头儿介绍给他,“这是你苗伯伯,也是我战友。以前他在船上当大副,后来转业到地方之后,在货轮上当过十多年的船长,也跑过不少航线,连西风带都去过好几次,你小时候吃的玩的那些洋玩意儿差不多都是他寄来的。

    另外你苗伯伯退休前还在滨城这边的港口做两年引水员,你这条船交到他手里肯定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小东家,我是苗健中。”这陌生而严肃老头儿一本正经的朝石泉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“苗”

    “苗船长”

    苗健中主动握住石泉的手,不等他说完便纠正道,“如果你看得上我这糟老头子,以后只要在这条船上,你可以称呼我苗船长或者老苗,哪怕直接叫我建中都行,但就是不能喊苗伯伯。”

    石泉感受着对方手心粗糙的老茧,扭头看了看老爹,又看了看张初晴的老爹,最后把目光移向正和自己握手的老头儿,“苗船长,以后这条船就交给你了!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喽!”老石满意的开怀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老苗打新兵连那会儿就这么严肃,你小子慢慢习惯了就好。”张初晴的老爹凑上来,“老苗,评估下这船多久能动起来吧,咱们别让小家伙们等久了。”

    苗船长沉默片刻,一丝不苟的说道,“刚刚我和老轨还有机头简单聊了几句,现在这条船才刚刚试航,再加上海员不够且相互间不算熟悉,少说也得磨合一个月才能出远门儿。”

    石泉从腰包里掏出岗位表递给苗健中,“二副三副还有水手我的人能顶上,但估计没什么时间参加磨合,另外过几天跑一趟海参崴不算出远门儿吧?”

    “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苗健中接过石泉手写的表单看了看,“现在只是试航,目前的人手够用了,海参崴也挺近,真正往远了走的时候你的人一边走一边学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,你第一站打算去哪?”石泉的老爹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年前儿打算去一趟北极。”石泉看向苗船长,“赶不赶趟?”

    “赶趟!”苗健中肯定的说道,“正好也试试这条船的破冰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了”石泉挥手道,“咱先下船,找个地方下馆子吃一顿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一大家子挺长时间没见面了,我就不掺合了。”

    苗船长晃了晃刚刚石泉给他的船长房钥匙,“我今天还是先住在附近的酒店吧,有安排打电话就行。”

    说完,苗船长执意婉拒了石泉一家人的挽留,独自下船登上了码头。

    “咱也别出去吃了”

    老张笑着说道,“刚刚参观的时候我看船上的厨房里备了少吃的喝的,索性咱就在船上开伙吧,这上车饺子下车面,你刚回来,正好叔给你弄碗拉面应应景!”

    跟张初晴一家石泉可不会客气,痛快点头同意道,“那行,咱就在船上吃!”

    两家人热热闹闹的就着船上厨房的存货做了一大桌子菜,一群人围着圆桌推杯换盏的好不热闹,席间老妈甚至还给艾琳娜塞了个厚实的红包。

    石泉面色古怪的转过头,压低声音问道,“姐,这红包不会是咱妈提前准备的吧?能掐会算了?”

    “想美事儿呢你?”

    石玫白了自己这缺心眼儿的弟弟一眼,“没看那红包壳上写着长命百岁呢?那是咱妈给我们家若愚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石泉哭笑不得的看了眼坐在自己身边美的冒泡的艾琳娜,心说这不是欺负人家不认字儿吗?

    一顿饭热热闹闹的吃了两个多小时,甚至等送刘小野回家的何天雷赶回来,这顿饭硬生生从下午五点多吃到了晚上九点半才宣告散场。

    将喝的醉醺醺的父辈们送进客舱,石泉拉住正准备回自己房间的艾琳娜,“往哪走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虔诚的东正教信徒”微醺的艾琳娜倚着门框,语气撩人的说道,“在我们的教义里婚前是不可以同居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华夏,不是你们上帝的片儿区。”石泉揽着艾琳娜的细腰,直接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等两人再度分开,脸色微红的艾琳娜白了一眼对方,伸手关上了刚刚推开的房门,“便宜你了”

    石泉嘿嘿傻乐,揽着艾琳娜钻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转眼第二天临近中午,出去鬼混了一晚上的大伊万两口子以及阿萨克总算舍得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这进度条走的也太快了吧?”

    娜莎正准备开门回自己的房间,恰巧看到了从石泉的房间里出来往隔壁挪动的艾琳娜,以及掺老佛爷一样的石泉。

    艾琳娜瞪了石泉一眼,指着两个房门中间的墙壁说道,“让造船厂在中间开个门。”

    “啊?哦!”石泉赶紧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艾琳娜这才朝娜莎胡乱打了声招呼,随后一边开门一边低声说道,“顺便把你那间房的房门封死!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就安排!”石泉话没说完,艾琳娜已经拉上了舱门。

    “尤里”娜莎靠着门框也不急着进去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石泉转过头不明所以的问道,随即看到了大伊万手机亮起的闪光灯。

    “那个,下次出门前卸个妆。”娜莎憋着笑说完,幸灾乐祸的拽着比她高了一头的大伊万跑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卸妆?”

    石泉不明所以,可随后大伊万群发给所有人的照片便解答了他的疑惑。哭笑不得的对着镜子蹭了蹭脸上脖子上艾琳娜留下的口红印,心道这下丢人可丢大发了。不过俩人虽然成了大家的调侃对象,但既然挑明了关系,做事雷厉风行的艾琳娜索性也就大大方方的搬进了石泉的房间。

    在船上老老实实的休息了一整天,邻近饭点儿,老胡带着俩摄影师登上了破冰船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的海员证”

    老胡将一个鼓鼓囊囊的牛皮纸包打开哗啦啦往桌子上一倒,“我老胡头儿这一辈子就没帮人走过后门儿,老了老了全栽你小子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让你亏了咋的?”

    石泉压根儿就没把老胡的话当真,“带俩摄影师上来干嘛?”

    “借展手续”

    老胡一句话,石泉立刻会意,赶紧朝身边的何天雷招招手,“雷子,你跟阿萨克带着那俩摄影师去货舱,给咱们的那些战利品挨个拍张照片。”

      <code id='3d594'></code><style id='d5739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d405a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01d4e'><center id='2882c'><tfoot id='29161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bf9db'><dir id='7abe4'><tfoot id='057c0'></tfoot><noframes id='6e1eb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60773'><strike id='b0be6'><sup id='06c8f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0af01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60e24'><label id='f5762'><select id='54906'><dt id='6ae1b'><span id='de45d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a2313'></u>
          <i id='55665'><strike id='ad642'><tt id='7bf33'><pre id='97fd8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902c8'></code><style id='f397f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dfe22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e4df7'><center id='ef7cc'><tfoot id='d7234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f16be'><dir id='17902'><tfoot id='69d07'></tfoot><noframes id='8bef4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112d3'><strike id='fd11c'><sup id='cf66c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3be5c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1ff29'><label id='3dd40'><select id='88deb'><dt id='2a88c'><span id='3402d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e216a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2fc3a'><strike id='1bc14'><tt id='29f7a'><pre id='adf39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8f1ab'></code><style id='5be7c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00424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8556e'><center id='31595'><tfoot id='dc89d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2655b'><dir id='31f71'><tfoot id='7c3b4'></tfoot><noframes id='8c19c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6ad0d'><strike id='9e6cd'><sup id='d7c0e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0e961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95588'><label id='80dab'><select id='cfd45'><dt id='41b99'><span id='bbdaa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727d5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ecc9a'><strike id='e2671'><tt id='ee81b'><pre id='07c05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